只剩下收拾了

2019-04-03 05:10

李子键甩掉上衣,精赤着上身,痛快地仰脖灌了一口水,满意地看着自己收拾的屋子。其实李子键没多少家具,主要是书多。小伙子二十多岁,刚找了一份工作,可是老爸老妈有钱,看准了这套房子就给买了。他也是这个小区的最后一位入住者。李子键住在八楼,是最顶层,顶楼上有一大片平台。

女人把衣服一件件搭在绳子上,这次是晾被单,一边的晾衣绳子稍微高了一点,宽大的被单给女人带来了点麻烦,女人不得不踮起脚尖,使得一节雪白的腰身露了出来,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少妇胸罩的带子紧紧地贴在她性感丰满的身上。这种偷窥的感觉使李子键有了一种奇妙的兴奋,他像饥饿的野兽般,贪婪的目光死死盯着少妇身体,不自觉中呼吸开始沉重了。

哎哟李子键把最后一箱东西放在地上,身体向后一仰,倒在沙发上,望着白色的天花板李子键长长地出了一口气。东西算是全都搬上来了,只剩下收拾了,看看表,李子键一咬牙,干完再说。

光着个上身,李子键走上了顶楼的平台,平台和李子键住的这一层有一段楼梯连着。呼!李子键长出了一口气,手把着边上的护栏,看着周围低矮的房子和不远处嘈杂的菜市场里的人群,李子键突然有种身在高处俯看芸芸众生的感觉,不过这种感觉马上就被打断了。

呼啦,呼啦,一阵抖衣服的声音打断了李子键的思绪,在另一个楼门口一个女人正抖弄着衣服往绳子上晾。这还是夏天,衣服都穿得单薄,正午的阳光透过女人白色的上衣,立即把女人身体的轮廓映了出来,李子键马上就被少妇所吸引了。

色狼!女人瞪了李子键一眼,收拾东西下了平台。李子键尴尬地清了清喉咙,刚才面对那少妇的性感诱惑她也是情不自禁地进入了状态,毕竟那句丰盈的躯体是真的非常有诱惑力,甚至某一时刻,李子键还幻想过要扑过去将她压在阳台上直接啪啪啪呢!但是那毕竟是犯罪的事情,李子健还不至于饥渴到这种程度。在左顾右盼,看到左右无人后他的尴尬才少了许多,兴趣索然地下了平台。

只是,自这之后,他发现那个少妇性感丰盈的身体却是仿佛烙刻在了他的脑海中一般,根本忘记不了,他是、真的、很想,和那个性感少妇发生些什么,激情地翻云覆雨一番。但是有没有机会呢?那就是下文的内容了

少妇穿了一件月白色的收身衬衣,阳光射在她身上,薄薄的衬衣和少妇圆润的腰身,立时分开变得清晰起来,明亮的光在少妇动人的曲线和轻纱一般的衣服间隙中轻微的晃动,衣服和肉体朦朦胧胧地相贴、分开、再相贴,每一次的动作都吸引着李子键的目光。

向阳小区,白色的漂亮的小区,楼下不远就是从早到晚喧闹不休的菜市场,周边都是些老房子,在这里生活的人每每从小区前走过都以羡慕的眼光看着雪白的楼体。小区建成已经两年了,但因为房价的关系到现在才住满。

感应到了异样,少妇扭头望这边看来,正迎上李子键色迷迷的眼光。看着这个半大的男人正死盯着自己腰身,非常完美直播 ,女人拿起一件衣服冲着李子键用力一抖。